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智能

台州长三角最毒的电子垃圾拆解地

智能
来源: 作者: 2018-10-28 22:33:37

台州长三角最毒的电子垃圾拆解地

台州椒江港码头的“名闻遐迩”,源于那一船一船来自各地的电子垃圾,除了美、日、韩等国的“洋垃圾”外,更有上海、江苏、浙江等地数量众多的电子垃圾。

路桥区峰江镇随处可见两三层楼的别墅,宝马、奔驰等名车屡见不鲜。保时捷等4S修理店与一家家弥散着金属腐臭、堆满垃圾的堆场比邻而居。

1斤英特尔的芯片可以析出3克多黄金,当工业黄金卖出去,能赚几百元。在一家不规范的蓄电池生产作坊中,工人将废旧电池拆开,随意倾倒其中的硫酸,随后将铅板扔进熔炉,大火焚烧时黑烟四处弥散……

村里杂货铺老板老王说,这块地几年前就种不出什么粮食了,村里人也不在乎,他们几乎每家每户都在搞电子废料,白天以拆解为主,晚上多为焚烧,臭味久久不息。“前两年,电子拆卸确实让一批村民富了起来,但是这几年,这一行的后遗症也开始显现,不少人患上了这样或那样的疾病。赚了点钱的老板,都跑到其他城市,甚至国外去了。剩下在这里干活的,大部分都是外地工人。”

这是电子时代一个肮脏的秘密。电子垃圾中包含铅、镉、水银、铬、聚氯乙烯,全都有毒,会损伤大脑,并引发癌症。在浙江台州,上海以及来自全球的电子垃圾在这里汇集,与臭名昭著的广东贵屿、清远等地相比,台州被称为“后起之秀”,这里是江浙一带最大的电子垃圾拆解基地,并被海外媒体称为电子垃圾的“切尔诺贝利”。一个庞大的生态链在弥漫的黑烟中笼罩整个天空,《IT时报》记者层层打开这条产业链的迷盒,找到其中浸淫着的罂粟般的毒果。

上海:不法商贩高价抢占电子废料

老张是一个拾荒者。他总是在每天清晨赶到上海市华阳路和长宁路的各个小区,翻着垃圾箱,寻找着被人忽略的电子废品。“我专找废弃的电脑主板、硒鼓、墨盒,电器线路板、集成块,收集起来直接卖给废品回收站,有时候一块板就能卖好几十块钱。”为了抢到好货色,老张要和同行抢时间、抢地盘。别人5点多去“挖矿”,他就4点出发。除了翻垃圾箱以外,老张也会偶尔在小区摆个摊,低价收电子废料,转手做一些差价。而垃圾箱内未被发掘的,或者无用的废料,则被当成普通垃圾,由环卫车辆运到郊外实施常规的焚烧、掩埋等处理。

比老张高端一些的,是那些修理、回收电子产品的小店。记者在虬江路电子市场看到,挂着“回收电脑、回收手机”等字样招牌的店铺遍地都是。一名店员向《IT时报》记者透露,只要是有价值的电子废品,他们都很有兴趣。一些成色较新的二手手机和二手电脑,可以润色后直接拿出来卖;已经损坏的电子配件,往往只要几元、几十元就能获得,转手卖给电子垃圾回收公司,就能赚钱。“这类回收公司在网上比比皆是。”只见这名店员在百度中搜索“电子垃圾”,顿时跳出了一系列宣传广告,如“辉盛”、“华锦”、“捷罡”等回收企业,均自称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和资金实力。“他们一般都会上门收货,我们会把废料集中起来,打包出售。”而这些电子废品下一步的去向,无论是拾荒者还是小店店主都不知晓。

“整个行业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链条。”业内人士、工业废品网(上海)回收服务总部的蒋玉峰透露,电子垃圾本应有一个健康的生态链,即企业和个人的电子废品,通过社会渠道汇总到小型回收站,随后卖给正规的电子拆解企业,通过专业环保的方式提炼出价值品,再卖给冶炼铸造企业使用。

然而,由于正规的电子拆解企业收购价格低,通常还会收取一定的处理费,令不少处于中间环节的回收站避而远之。“上海有危险废弃物处理资质的企业虽然只有二三家,但是仍然面临‘吃不饱’的情况,许多电子废料流向了非法途径,一些个体户以高于市场价10%~20%的价格收购废料。比方说一吨废铁市场价2300元,他们以2450元回收,将市场上的废料尽数揽入怀中。”

如此高价回收,岂不亏本?蒋玉峰摇头说,这些个体户走着一条悖于市场规律的模式,将整个生态链引向了岔路。“电子垃圾的处理过程是非常复杂的。既要从电子部件中提炼出可用的金属、塑料等物,又要尽可能避免带来的巨大环境污染。一家正规的大型拆解企业,需要花费大量资金去购买设备,一台环保的拆解设备往往要几十万、上百万。通过这些设备集中处理有害物,可以有效降低环境污染的风险。而一些个体户或是将电子产品简单改装后流入旧货市场,或是低价卖到个体手工作坊,用露天焚烧等粗劣的方法提炼贵金属,对于残留的金属废弃物,往往不加处理,随意丢弃,在过程中产生的废气、废液、废渣等,对大气、土壤和水体造成了严重污染。由于他们的处理成本很低,最后可以获得远超正规拆解企业的可观利润。”

一年两胜谢奥菲勒无悬念当选年度最佳新人
一个悲伤的故事苏宁等来了帕莱塔的场停赛
陕西银监局实施四轮驱动战略
鱼豆腐
有创意的套装蛋糕
芒果奶昔简单版
沐沐私房菜双耳蒸肉卷
潮汕豆酱姜
富二代套路借款2千万消失员工被包装借钱给他

相关推荐